汇源退市始末!曾经的“果汁大王”为何落到如

  自2018年3月因一笔短期贷款违规被停牌以来,汇源果汁经历了一系列黑暗时刻,市值暴跌、创始人资产被冻结……而如今,这家昔日的果汁巨头汇源果汁即将迎来上市以来的最大打击。

  2月14日晚,汇源果汁发布公告称,公司接到联交所发出的函件,由于公司证券买卖自2018年4月3日停止交易,但无法于2020年1月31日前履行复牌条件,并在联交所恢复证券买卖。联交所上市委员会根据上市规则,决定取消汇源果汁的上市地位。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该公告发布前2天,汇源果汁创始人朱新礼及其女儿宣布退出董事会。

  公开资料显示,汇源果汁于2007年2月正式登陆联交所,筹集资金24亿港元,曾一度成为联交所最大规模IPO。但是因为与关联公司之间的违规借贷行为,2018年4月,汇源果汁开始停牌,这一停,就是20多月。

  根据港交所上市新规,若股份自生效日期起继续连续停牌18个月,则根据相关上市规则取消公司上市地位。但是截至2018年8月1日,长期停牌不足12个月的,尚有1年半的缓冲期,即如果汇源果汁在2020年1月31日前复牌就可逃过此难。

  但是,直到截止日前,汇源果汁仍未满足港交所规定的复牌条件。2月14日晚,汇源果汁发布公告称,公司接到联交所发出的函件,由于公司证券买卖自2018年4月3日停止交易,但无法于2020年1月31日前履行复牌条件,并在联交所恢复证券买卖。联交所上市委员会根据上市规则,决定取消汇源果汁的上市地位。

  联交所的函件指出, 如汇源果汁决定不根据上市规则申请将除牌决定提呈至联交所上市复核委员会复核,公司股份的最后上市日期则为2月28日,其股份的上市地位亦将自3月2日上午9时正起取消。

  这意味着,汇源果汁距离退市将或仅剩10个工作日,其13年的港股上市公司之路也即将走到尽头。

  不过,汇源果汁称,公司正在考虑除牌决定,并将就此向其专业顾问寻求合适意见,可能考虑提交对除牌决定进行复核的要求。但是公司董事会提醒公司股东及公司潜在投资者,公司可能会或可能不会进行复核,即便进行复核,其结果是不明确的。

  与此同时,汇源果汁表示,公司股票继续停牌。目前,汇源果汁总市值停留在停牌时的53.97亿港元,较历史高峰期市值的175亿港元已蒸发超百亿元,跌幅超7成。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前两天,掌管了汇源果汁20多年的朱新礼和其女儿朱圣琴正式退出汇源果汁董事会。执行董事鞠新艳出任新董事会主席。

  这意味着,汇源果汁或正式告别“朱新礼时代”。另一方面,早从2019年开始,汇源果汁人事变动就变得非常频繁。2019年2月,汇源果汁一个月内接连有6名高管辞职,10月,公司秘书李国辉辞职。当时汇源果汁的执行董事仅剩三人,分别为创始人朱新礼、朱圣琴、鞠新艳。目前,执行董事只剩鞠新艳一人。

  事实上,早在退出董事会之前,朱新礼就已经陷入了一系列麻烦——被列为“被执行人”,四次收到限制消费令、41亿财产被冻结……

  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去年12月2日发布的文书显示,在与民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的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中,因未在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朱新礼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收到限制消费令。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朱新礼从2018年至此已4次被列为被执行人,限制高消费。

  2018年,朱新礼还是胡润百富榜上35亿元身家的富豪。2019年,朱新礼41亿元资产被冻结就上了微博热搜。

  2019年9月20日,招商银行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请求查封、扣押、冻结中国德源资本(香港)有限公司持有的股权、银行存款及其他价值共计人民币41.03亿元财产。而根据裁决书,德源资本有权代理人就是该公司董事——汇源集团创始人朱新礼。

  2018年3月汇源果汁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17年8月15日至2018年3月29日期间,向北京汇源饮料提供短期贷款,以便北京汇源饮料应付临时营运资金需要及还债。但是这笔超40亿元的贷款并没有经过董事会批准,也没有履行相关披露义务,汇源果汁也因此违反了港交所相关的上市规则,被港交所宣布停牌,至今尚未复牌。2018年6月,港交所介入汇源果汁违规事件,要求汇源果汁对公司股票复牌列出相关条件,如果不能在2020年1月31日前完成复牌条件,港交所将启动对公司的退市程序。

  2020年1月31日,汇源果汁发布了一份独立调查报告,该报告详细解释了这笔贷款是如何在没有获得公司董事会批准并签订协议,也未曾对外披露的情况之下,借到了关联公司北京汇源饮料手中。

  根据这份报告,2017年8月-12月期间,在没有任何管理层审批的情况系啊,集团的资金中心透过4家集团内公司的9个银行账户分66次转账给4家关联公司,根据双方达成的协议安排,汇源果汁合计向北京汇源饮料提供约人民币42.83亿元的短期贷款,年化利率10%。相关贷款是由时任资金中心主任及关联公司北京汇源饮料财务总监二人商定执行的,没有签署书面合同。这两位执行人直接将相关贷款归类为集团内部银行转账,认为不需要上报集团管理层审批,只需由集团资金中心负责人审批。

  而正是这笔违规贷款引发的“多米诺效应”,将汇源果汁一步步推上了退市的风口浪尖。2018年4月3日,汇源果汁宣布停牌,暂停公司股份及债券交易,原定于当年3月29日发布的2017年年报也被延期披露。至今,汇源果汁2017年年报、2018年年报、2018年中报以及2019年中报也迟迟未露。而这也不满足联交所给其下发的复牌条件。同时,汇源果汁也被调出恒生综合小型股指数成份股等多个指数及分类指数名单,同时被调出港股通标的名单。

  而停牌中的汇源果汁也负债缠身。公开数据显示,2014年到2016年的三年里,汇源果汁的负债规模分别达到了65.35亿元、76.62亿元、99.95亿元。2018年初,汇源果汁发布的未审计账目显示,截至2017年底,汇源果汁负债总额达到114.02亿元。

  在13年的上市过程中,汇源果汁丧失了两次卖身机会,而这也为公司发展降速直至退市埋下了一系列祸根。

  第一次“卖身”是在上市第二年。2008年9月,可口可乐宣布以总价约179.2亿港元收购汇源果汁所有股份。为了成功“卖身”,朱新礼开始大幅削减销售人员。然而,2009年3月,商务部依据《反垄断法》叫停收购案,当年3月18日,汇源果汁宣布由于没有通过反垄断审批,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果汁的计划失败给汇源果汁带来了极大的冲击。为此,汇源果汁公司不得不重新建立销售渠道,公司业绩开始大幅下滑。当年公司净利润增速同比下滑15.07%。

  第二次“卖身”时,汇源果汁的境况已经大不如前。2019年年4月26日,汇源果汁宣布与天地壹号成立合资公司。根据公布的框架协议,天地壹号等以现金方式向潜在合资公司出资人民币36亿元,占股60%;汇源果汁则以资产出资方式出资24亿元,其中包括汇源果汁的商标。在短短3个月之后,该计划夭折。公司在公告中称,认为进行交易的条件可能尚未成熟,终止了与天地壹号等企业的合作。